天廣中茂違約背后:財報或造假 原實控人已獲巨額收益

時間:2019年11月06日 15:59:47 中財網


  原標題:天廣中茂債券違約背后:財報涉嫌造假 原實控人已獲取巨額收益
  萬千|財聯社
  近日,天廣中茂股價創下歷史新低。11月5日,公司股價收于1.38元,跌幅為3.5%。此前,天廣中茂曾借助區塊鏈等概念出現連續漲停,但在債券違約之際,其股價再次被打回了原形。

  更值得關注的是,在天廣中茂股價不斷走低的背景下,其股東戶數不斷增加。截至2019年9月底,其股東戶數已經超過5.1萬人,與2017年底相比,股東戶數增幅高達272.31%。眾多投資者抄底的天廣中茂,股價真的到底了嗎?

  債券發生實質違約評級降為CC級
  2019年10月28日,“16天廣01”未能兌付回售款和利息,發生實質違約。“16天廣01”是天廣中茂于2016年10月底公開發行的公司債券,募集資金用于償還銀行貸款和補充流動資金。本次債券為5年期固定利率債券(附第3年末發行人上調票面利率選擇權和投資者回售選擇權),票面年利率為5.00%,發行規模12億,債券受托管理人為廣發證券

  發行時,天廣中茂主體評級為AA,評級機構為聯合信用評級有限公司。10月12日,天廣中茂發布《關于“16天茂01”公司債券回售申報情況公告》,回售金額為12.32億(含利息),然而公司貨幣資金截止8月末僅有6794.41萬,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為5057.34萬,即便如此,聯合信用評級也只是將天廣中茂主體評級由“BB+“下調至”B”。

  10月底,天廣中茂債券正式違約,公司稱,其已將未申請回售的債券持有人支付完畢本期債券應付利息。據此,公司并未向申請回售的債券持有人支付本金和利息。在此背景下,聯合信用評級發布公告,再次下調天廣中茂主體評級,由“B”下調至“CC“,評級展望為“負面”;同時,在實質違約產生后,聯合信用下調“16天廣01”評級至CC。

  此外,針對債券違約,天廣中茂稱,目前已有占申請回售登記總份額約74%的債券持有人提交了回撤申請,公司正積極與其他債券持有人進行溝通,應付的本期債券利息將根據公司與其的溝通情況通過場外方式另行支付。

  市場對天廣中茂的債券違約其實早有預期。其債券“16天茂01”自去年4月起,曾停牌長達一整年時間,債券停牌主要原因是,天廣中茂的第二大股東、“16天茂01”擔保人邱茂國和邱茂期所質押的大部分公司股份已觸及平倉線,面臨強制平倉風險;其所持股份也被司法凍結。

  截至目前,邱茂國質押公司股權數量為3.49億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9.84%;邱茂期質押公司股權8931.5萬,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100%。該債券復牌后,賬面價值大跌,截至目前,其每張賬面價值僅剩11.247元。

  轉型踩“商譽雷”原實控人套現近12億
  天廣中茂原名天廣消防,此前主要以消防產品和工程為主業。公司在2010年11月份登陸中小板上市。2015年底,公司實施戰略轉型,以發行股份購買資產的方式收購中茂園林及中茂生物,并在2016年開始合并進入利潤表,正式進入園林綠化及食用菌領域。

  2018年,天廣中茂將消防業務全部剝離上市公司,轉讓標的包括福建天廣消防100%股權、福建泉州市消防安全工程有限責任公司35.4364%股權、福建天廣消防股權投資基金中心21.5385%出資等,轉讓價款25億,受讓方為南京市第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但是轉型園林綠化及食用菌領域,卻給天廣中茂埋下巨大的財務隱患。2018年天廣中茂業績大變臉,此前預告2018年盈利6079萬至2.43億,修正后預計虧損4.5億至4.86億,前后差額巨大。

  因公司在業績預告修正公告、業績快報中披露的凈利潤與2018年經審計的凈利潤差異金額分別為-5.12億、-5.58億,差異巨大,天廣中茂因此遭深交所給予通報批評處分。同時,深交所對公司董事長高恒遠、時任董事長邱茂期、總經理黃如良、財務總監蘇介全給予通報批評處分。

  巨額虧損都來自“商譽雷”,此前收購中茂園林及中茂生物共產生巨額商譽13億,然而2018年,天廣中茂對這兩家公司計提商譽減值6.12億,直接導致業績轉盈為虧。

  邱茂國作為業績承諾方,與天廣中茂簽訂《利潤補償協議》,承諾中茂園林在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實現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數(以下簡稱扣非后凈利潤)分別不低于1.45億、1.8億、2億和2.2億;中茂生物在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實現的扣非后凈利潤分別不低于8000萬、1.5億、1.8億和2億。

  然而承諾期滿,中茂園林與中茂生物在業績承諾期限內累計實現的扣非后凈利潤為12.6億,與累計承諾扣非后凈利潤合計數13.55億的差額為9733.29萬。業績承諾未達成,但邱茂國卻并未進行業績補償,據此,深交所對邱茂國給予通報批評的處分。

  更值得關注的是,在收購中茂園林及中茂生物之后,公司原大股東開始頻繁套現。2016年年中開始,公司原大股東陳秀玉及其一致行動人陳文團(陳秀玉和陳文團為姐弟關系),開始大幅減持公司股份;2016年6月―2017年底,陳秀玉及陳文團多次減持,減持套現金額高達11.86億。

  財報造假:凈現金流持續4年為負新進股東未馳援
  截至今年9月底,天廣中茂仍有超7億商譽,其商譽雷可能隨時爆發。

  事實上,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營收7.6億,同比減少63.68%;歸屬母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66億,而去年同期是盈利2.6億。此外,公司應收賬款金額龐大;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應收賬款高達17億。

  更值得關注的是,2019年前三季度天廣中茂財務費用為6494.2萬,主要是利息費用暴增,高達1.1億。

  此外,自轉型之后,天廣中茂的經營活動現金流凈額就持續為負,2016年至2018年分別為-3.86億、-5.62億和-1.6億。今年前三季度的經營活動凈現金流依然為負值,為-9481萬。這意味著,近四年來,天廣中茂經營性現金流流出12.02億,與其債券融資額驚人相似。

  而這一切背后,則是天廣中茂很可能涉嫌財報造假。據紅岸風險挖掘系統顯示,天廣中茂2018年財務粉飾得分為61.71分,財務粉飾為風險級。

  在此背景下,公司原實控人陳秀玉及陳文團開始加速套現。今年3月,天廣中茂發布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陳秀玉、陳文團與東方盛來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向高恒遠擔任法定代表人的東方盛來轉讓1.24億股公司股份(占天廣中茂總股份的比例為5%)5%股份,轉讓價為3.09億。

  該股權轉讓協議還規定,作為交易條件,東方盛來有義務在2019年10月前通過自身能力資源合法解決公司12億債券問題。但在天廣中茂披露2018年巨虧4.52億元后,東方盛來不僅未支付剩余股權轉讓款,而且也未履行承諾提供資金。

  截至2019年9月底,仍為公司第一大股東的陳秀玉已質押了3.9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5.65%,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9.24%。

  在債券違約,原大股東獲取巨額收益離場的背景下,涉嫌財報造假的天廣中茂,其股價能有亮眼表現嗎?
  .財.聯.社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大乐透开奖